耀眼的竭阳

一辈子都会像现在这么开心

黄少天有点失眠(下)

黄少天中心蓝雨日常,没有cp,前面有两篇后面不会再有了。

   训练结束的时候黄少天是该回去的,但他跟各位讲完退场用的话后又停在了训练室门口,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整个训练室里的队友,然后一整个训练室的人停下了关电脑摘耳机抽账号卡之类的动作也看着他。没人说话空气忽然变得十分安静,看上去黄少天一脸坦然一点儿也不觉得尴尬。
   于是喻文州说话了,“怎么了少天,落下什么了吗?”黄少天说:“队长我觉得我是因为我那里太安静了所以睡不着了,要不大家来玩一晚上怎么样,就是所有人大家一起去。”由卢瀚文为首的人民群众觉得这个提议不错表示同意。“那我们就不要吃食堂了,我请大家去外面吃好了。”喻文州身为队长看队员都同意之后有提出了抛弃全联盟饭茬最好的食堂的想法,“就当是稍稍调整一下各位的状态。”以黄少天为首的众爱卿附议并表示自家队长有那————么好。
    他们要出去吃,又想溜达着去,但是这里是蓝雨战队的本市,实在有点不太方便,一队人一起遮脸走在街上更显得招摇。黄少天想了一会儿说,“我们可以俩人仨人的分组过去就不会太招摇了,就我跟队长先过去,然后你们等我们走了五分种的时候再过去,人少了就不显眼了。”
    黄少天带上他有点骚的墨镜,镜框子是多边形的那种刚画圆的美术生切圆的时候某个步骤切出来的图形,完了以后镜片还反光反的是那种绿乎乎的光,还不小能遮半张脸,“队长你看怎么样,挺好吧,前段时间一个粉丝送我的,是个个子很小挺可爱的姑娘,不过人到是挺凶瞪着俩眼说什么,黄少一定要带我买给你的墨镜啊,否则就不做你的粉丝了!”他细声细气的学了姑娘讲话。
    喻文州看向黄少天,后者正扶了扶墨镜框子,于是一道绿光随着动作瞬间反射出来,十分耀眼,不想看见都难,绿的跟微草的队徽似的。喻文州想笑,但他的性格没有让他笑的太厉害,只是浅浅的笑了下说:“那个姑娘可能是隔壁王杰希的粉丝来怼你的,算了,我们开车去吧。”
    李轩看着黄少天骚包的墨镜反射出来的更骚的光,感觉就这样上街还想不被认出来简直是活在梦里,提议道:“我们直接去黄少那里叫再外卖好了,这样多省事儿。”“也是反正都是在我那里折腾,在外面吃饭过去了也玩不了一会儿就该睡觉了,过去了,边吃边玩。”黄少天摘了他微草色的墨镜。
    于是现在喻文州问完自己的队友想吃什么开始下单,黄少天卢瀚文徐景熙宋晓负责在沙发上抱团横七竖八,李轩一个人在沙发的另一侧单刷新姿势咸鱼般的仰望天花板,李远飞速换台按按钮的速度充分体现了他的手速,“呵呵..呵...”黄少天的后脑勺抵着沙发沿脖子有点往沙发里陷,姿势挺窝着喉咙的,笑都笑不利索笑出来的效果跟个脑瘫了的智障儿童看见巧克力似的,还要讲话,“李远你这个手速,麒麟臂,呵呵呵...哈...”“祖宗你换个姿势不压着你的喉咙的时候再笑行吗,笑的方式都跟平常的不一样。”徐景熙觉黄少天这样笑的跟傻逼似的倒是有点瘆得慌。
    “这不行,你得叫爸爸,小卢你动动,你压的我的腿有点难受。”他的一条腿隔着卢瀚文把脚脖子搭在徐景熙腿上,卢瀚文在他俩中间两条腿压在黄少天腿上,“唉呀,你把腿放下了就好了。”“我搁这是压腿拉韧带的你压我腿上有什么意义吗。”卢瀚文只好转了90°把头靠在黄少天的肩前整个人斜斜的倚在沙发上,黄少天随手一揉抓乱了他的头发,卢瀚文却忽然坐直,黄少天半死不活的问:“干嘛呢你?”“硌的慌。”“啧,那么难伺候呢你?徐景熙抱着俩抱枕你跟他要一个去。”卢瀚文又艰难地转了180°直接靠到徐景熙身上了,“前辈奶我。”“毒奶一枚,爱死不死,不奶!”徐景熙干干脆脆的扯淡拒绝,卢瀚文干干脆脆地从他怀里扯出一个抱枕糊了他一脸。
    喻文州的意思是不要喝酒的好免的醉宿,但是还是有要一瓶白酒,打算是喜欢喝酒的人少喝一点就算。除了徐景熙其实没人碰那瓶酒,估计徐景熙本来也是抱着意思意思喝一点的心态,结果因为大家吵吵闹闹互损互黑的很嗨皮没人注意他喝了多少,他也没注意,然后他等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喝多了。
    “我跟你们讲啊,我,我前几天请假啊,其实去相亲去了是,我妈让我去的非让我去,我都没法。”徐景熙打了个嗝,黄少天说,“哈哈哈哈,你可以啊相亲有没有丢蓝雨的脸... ...”“你给我,闭嘴!沙特阿婆!”徐景熙把杯子重重的砸了桌面,打断黄少天的话,四座皆惊。黄少天是真的很不爽,他把手中的筷子随手一撂,“不是徐景熙你什么意思啊,你怎么想的吼我干嘛,我又没打断你讲话你自己讲的事断了一个段落我再讲的话,你现在我尴不尴尬... ...”气氛越来越糟糕,眼看黄少天要炸,众人圆场的话都准备出来了,喻文州都准备要站起来去拉他,然后他又被徐景熙打断了,“黄少我发现你最近特别的找人喜欢,嘿嘿。”
    ... ...
    “小卢你看看那瓶酒还有多少?”众人一阵懵逼相对无言只剩徐景熙间歇性的脑残笑声之后,喻文州问道。卢瀚文扒着头去看瓶口,“没有了... ...”一群人又安静了半分钟,宋晓爆发出了一阵杠铃般的笑声,“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我心疼你,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拿起筷子,他的脾气真是来的快去的快“去去去,轮不到你心疼,他这是醉了,他不光有吼我,还说我招人喜欢来的行不行,那徐景熙你说我招人喜欢是真的吗是真的吗?现在就回答啊,回答对了我可以忘掉刚才你吼我的事哦,不要因为醉了就不思考我这个问题,我会认为你是装的是逃避。”
    “行了吧黄少,人都醉了。”李远觉得黄少天这个行为像是欺负zz,然而徐景熙却回答道,“招人喜欢啊,咱俩可是好兄弟,你的夜雨声烦都是吃我的奶长大的。”黄少天说:“你大爷的徐景熙昨天你还说不奶我今天你又说奶夜雨声烦,你是不是双标?”“你有时候太烦了阿,夜雨声烦名里有烦字可人家不烦啊,奶他不奶你。”“卧槽,你这么说我我不要面子的,我跟你急!”“冷静黄少!”“那是自家奶妈啊!”
    一顿饭吃的跟内战似的,不过吃完后黄少天说自己还特精神怕自己睡不着。郑轩说,“我看也是,你特精神。”喻文州想起件事儿,“白天的时候徐景熙说你可能是有点认床了,现在精神的话我开车跟你再去趟队里把枕头拿回来试试,怎么样?”“行行行,不过我们别开车了,不远的现在挺晚的队长咱俩溜达过去就好了,顺便消消食,我有点撑晚上撑了不太好,散散步消耗消耗。”
    于是两个人溜达回队里着拿了黄少天的枕头,回去的路上有卖西瓜的,喻文州就买了一个西瓜说今天分着吃完也行明天拿到队里吃也行。到了门口,黄少天打开门,里面却是漆黑一片,“这是都睡了吗?好奇怪啊队长,他们睡的这么突然的吗?”他抱着枕头进去正要开灯直接眼前忽然亮起一道光照亮了一张狰狞的鬼脸,“卧槽槽槽槽槽槽槽!!!!”黄少天吓得大脑一片空白惊恐的把枕头扔到那张脸上,回头夺过还没反应过来的喻文州手里的西瓜干手起瓜落朝那张脸砸去,转身拽上喻文州就跑。
    黄少天也听不见喻文州叫他,拽着对方一路狂奔,一直到没有力气才停下,他脸色苍白,感觉自己浑身冒冷汗,他的脑子几乎炸出一片空白,“队长,我房子里有什么东西,然后大家都不见了....”“少天你冷静点。”喻文州虽然当时不明所以但现在猜了个大概。黄少天是真的慌了,不光慌了还急了,他抓着喻文州,“天哪,队长难道整个蓝雨就我们两个活下来了?不行啊,小卢还年轻,天哪,太吓人了,怎么办啊?”黄少天有点魔怔了。这时一阵音乐响起,那种派对用很嗨的音乐,声音很大几乎是炸起来的一阵响声,黄少天差点没蹿起来。“是你的手机铃,少天。”喻文州咳了两声。黄少天拿出手机,来电显示是宋晓,他接通了电话,“卧槽,宋晓你还活着,别人呢?!”“黄少,其实...刚才的是徐景熙......”黄少天脸都黑了,喻文州在一旁把一切都猜了个透。“黄少,那个,你别怕,没事的,就是小卢找到了一张面具,然后是李远出的主意......没事的你别跑了先回来吧。”黄少天差点把手机摔了。
    徐景熙正面怼西瓜,砸的酒都醒了,不过人到是断片儿了,他看着队友吃西瓜,一个不知道是怎么切出来的块的一点都不整齐的破破烂烂的西瓜,“,黄少和队长呢?哪来的西瓜这是摔倒了吗?怎么这个丢人样。”“感谢徐哥!”“感谢奶爸。”“感谢徐同志。”“感谢徐前辈!”众人吃的满脸都是,还不忘抱拳。“???”正在徐景熙持续懵逼的时候黄少天人未至声先闻,“徐景熙我跟你没完!”
    房子里有三间卧室,两人一间,黄少天和喻文州一间。周围安安静静的黄少天只能听见喻文州的呼吸声,他又睡不着了,“队长,你不要呼吸了你呼吸我听见后就想把我跟你的呼吸调成一个频率的,就是你吸气我吸气你呼气我呼气。”“少天,你这是在为难我吗?”“没有没有!队长我又有点睡不着了,你讲故事给我听吧。”“小卢都不听故事你还要听。”“太安静了队长,我睡不着。”“别这样,你今晚再睡不着,这么长时间,你会撑不住的。”
    黄少天拿出手机,“我去群里看看有没有熬夜的,问问他们。”他对着手机摆弄了一会儿,下床把窗户和窗帘都打开了,“老叶说我睡不着是太安静了让我开着窗子让外面的白噪音传进来,我觉得不错,姑且试一试吧。”
窗外的风吹进夏天夜里微凉的空气携带着偶尔的虫鸣和树叶子轻轻拍在一起的声音,黄少天真的睡着了,平平稳稳的睡了一觉。
   但是第二天早上他醒来发现昨天晚上他睡着后下了雨,然后风把雨水吹进了屋子,黄少天放在窗前的桌子上的典藏版漫画吃水吃的厉害,被泡了个透湿。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