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眼的竭阳

一辈子都会像现在这么开心

卢瀚文的镭射外套

  卢瀚文在训练营的时候是怎么被蓝雨正副队长相中的,零零碎碎的写的。

   “这组训练过的不错,大家状态都挺好啊,”喻文州摘下耳机脸上带着同往常一样的笑,“下一组少天带一下大家吧,我去训练营里转转。”
    黄少天的耳机挂在脖子上脚踩着地面把椅子转过去对着喻文州说,“队长队长,下一组是单人训练了不用带,我跟你去训练营吧,这届训练营到现在我还没去看过呢应该有一些我的粉丝吧说不定本来不怎么样但是看见偶像就激发潜能了。”他边说边动一句话落下已经摘了耳机立起来了。
   其实每个战队的职业选手都会时不时去训练营里晃两下,挑人什么的,有时候是队长去有时候是队员去,也就是对事儿。
   两人溜达着就到了训练营,这会儿训练营刚刷过一轮人,还剩不少二十来个的样子。本来因为大家都是连预备队员都算不上的,谁也没有队服也就一人一张通行证,自己穿自己的衣服花花绿绿的一片在屋里的电脑桌跟前排排坐,大家都是祖国的花朵蓝雨可能的未来,谁也别想显眼谁也别想突出。本来是这样,但是卢瀚文穿了件镭射外套。
   银色的镭射外套,银光闪闪,他坐着不动都反光放在一片花花绿绿的海洋里扎眼的很。喻文州推门进去从头到尾扫一眼就在半大不小的孩子里看到了一块银光,他不动声色,单是稍眯了了眯眼。黄少天比他慢了一点进门,“哎呀队长你看那个小孩穿的什么是,好看啊,怎么弄的这个不锈钢打的吗,这么显眼。”喻文州走在黄少天前面扫视这人们手底下对键盘的操作,“你也买一件去。”他停下来,稍微弯了点腰,对刚结束一场pk的少年说,“刚才那个诅咒之雨你放的迟了一点 ,虽然就一点但效果就差开了。”
   对方稍显慌乱,大抵不是什么有信心的人,不曾想过自己会有被蓝雨战队队长亲自指点一二的机会,抬了头看他似乎想要说什么愣是讲不出个所以然来,喻文州看他大有要把自己憋死的趋势,就温温和和的说“你手速可以,手也挺稳,多注意一下操作。”“谢谢喻队,我会注意的,喻前辈!”喻文州随手一拍他的肩就起身了。
    就这当儿,黄少天单个就晃晃悠悠的到了卢瀚文后头。他晃到这儿第一眼看的也不是这小孩的操作什么的,看的是后者身上的镭射外套。也不知道是小孩没长完个子不太高,还是就是搞了件oversize总之这一块不锈钢搁他身上看着挺大。这一块不锈钢银光粼粼自带特效目光所及它就是最亮眼的,根本没法忽视,所以黄少天不由自主的把目光在上面停了会儿。
   也一会儿黄少天就把目光移开,正看见一个重剑客把一个战斗法师打爆一波带走。然后小孩哼着个调子曲折离奇的曲儿,操作着小剑客往竞技场的大门走去。黄少天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居然觉得那个小剑客蹦蹦跳跳的。于是他说,“唉我看你很像那么回事儿似的,咱俩竞技场走一波啊。”小孩就抬头看他,嘴里还有一根棒棒糖,然后他把自个儿的糖拿出来,说“行啊。”
   于是黄少天站直了就挺大声问“打扰一下哈,大家谁有一张光剑客的账号卡可以借给我用一用啊。”喻文州刚在本上做记录,听见后笔下停了停抬了头说,“很抱歉打扰大家训练,各位谁有的话借给少天用一下,谢谢了。”
    蓝雨的训练营,光剑客的账户卡是不会缺的,人们反应过来后竟相递上账号卡。黄少天随手抽走了一张,就在卢瀚文邻桌已经腾开的椅子上坐下登上账号。这个光剑客id叫“略萌”,黄少天眼角跳了跳。人们呼啦啦的来也一群在两人周遭围开,喻文州站在中间,手里轻轻的给笔记本翻了页。
    开场略萌直愣愣的冲了上去,小孩看上去不是什么喜欢跟人周旋的型,流云也是拎着重剑就迎了上去。“哈,小孩你也不跟我周旋一下就冲上来,你倒是好歹也准备一下子啊,看你这浑身疏漏的样子,多的都让我选择恐惧症不知道在哪下手了。哎呀你不用这样啦,你腰上这个破绽真是刻意到不行,我都看到你卖破绽了,收回去吧,不过就你这浑身上下这些不加你人工合成的那个都能论斤卖了吧。”就黄少天这几句话两个剑客已经厮打在一起你来我往的各种技能纠缠了一波了,双方血条的差距已经拉开了百分之十三四的样子。
   卢瀚文接上了他的垃圾话回了句,“不行啊,这不是我卖出来的,收不回去。”“哈哈哈哈哈,哎我说你这小孩还真实诚,这么大一破绽不是你自个搞出来的就不是呗,你还说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略萌条蛇一样的见缝插针往流云各个大小纰漏的地方捅刀子刁钻得紧。黄少天手速很快,他跟个豹子似的迅捷狠辣,这场pvp的节奏完全是他带起来的,而且他看上去愈发兴奋,手速还在不自觉的往上升。
    一场1v1经常就是实力强的一方掌握节奏,说到底黄少天也是放眼全联盟实力顶尖的职业选手,且正值当打,换个状态稍差的一般职业选手被跟不上他的节奏他直接打爆都不算什么小概率事件。所以让喻文州在意的是,卢瀚文跟上了黄少天的节奏,顺带着手速好像也跟着提了上去。甚至于流云在略萌的疾风骤雨般的剑影儿里显得并不太狼狈,还能在略萌蹿的都看不太清人形的情况下给对方往下压血条。
    第一场下来,略萌剩了38%的血,一个一般的职业选手状态好的情况下碰上黄少天大部分也就这结果了。半大不小的少年,跟黄少天刚进训练营时候的年龄差不了多少,而喻文州对一个有天赋的人成长起来的变化,是相当了解。这孩子无疑是个天才。
    黄少天扭过身子看着喻文州,“队长你能帮我倒点水吗我有点渴,我觉得嘴唇都有点干了,嗓子也有点难受似的... ...”喻文州说,“刚话讲太多了吧,面对面不用打字哈。自己倒去啊,又不是刚打完比赛下来。”他看着黄少天,只眼里有点认真。黄少天没喻文州那么不动声色,他怔了一下,喻文州刚才是提醒他,他这场下来跟平常打完一次正式比赛挺像的,
   “不行啊,我不服啊,你在跟我打一场啊!”卢瀚文喊了一声,周围一片哄笑,喻文州忍俊不禁。黄少天调过去,“你不服,你不服什么啊你,谁跟你打的啊你不服?!可厉害了你,还不服!再来一场啊,给你打到服好不好啊?唉,谢谢队长。”喻文州递过杯白水黄少天伸手接过喝了口,“你再去开个房间咱俩再打啊,凭什么你不服,你是,咳... ...咳咳咳... ...”喻文州随手往黄少天背上拍,大抵这种状况挺常见,他还没言声,卢瀚文就说,“你看你喝水就喝水吧还讲话,看,呛着了吧!”黄少天没太缓过劲在咳嗽的缝隙里百忙之中怼出一句,“你是要造次......”"行了,他说的挺对,赶紧咳完,给再喝点水。"喻文州把他的下半句摁了回去。
   黄少天带着话说一半的怨气进入了第二场,这次下来,略萌还有24%的血。卢瀚文两眼放光的看了黄少天一眼,黄少天鼻孔出气的跟他笑了一下,两个人就不约而同的打了下一场。
    略萌的血线压到了21%。
    下午训练营结束训练的时候,一干祖国的花朵零零碎碎的离开了训练室,卢瀚文拾掇好要往门口走的时候,看见黄少天里在门口跟他招手。
     “这个你拿回家去看看给你爸妈也看看,完了以后你们商量商量第二天行的话让他们来一趟。”黄少天把手里几页合同书递给卢瀚文他刚进门就看见对方波光粼粼的一身不锈钢。“你们要签我?!”卢瀚文略微一翻,黄少天呲了呲牙,“不是,你不愿意跟我们打击罪犯维护世界和平寻找大秘宝研发高科技联系外星人努力成为火影吗?”卢瀚文忽然恍若置身邪教组织“你们还干这些个?!”
   “唉,对了小孩你叫什么?”
   “我叫卢瀚文。”
   “那卢瀚文,你把你外套脱了给我试试啊。”
   “???”
   “那么小气怎么不给试吗?”
   “不... ...没有。”
   “快快快,脱下来我试试。”
   “唉唉唉,等我吧合同放桌上。”
   “有链接吗?我想买件金的。”
   “没有... ...我哥的。”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