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眼的竭阳

一辈子都会像现在这么开心

习习打算去接烦烦下飞机

出于对黄少和二翔的十分喜爱可爱码出来的

   某年冬天,黄少天在上海有一场线下活动,他给周泽楷发微信说,“周大帅周大帅,我上海有场线下活动,要待几天几天我腾出间屋子给我呗,咱俩再出去玩会儿,你当导游啦。”过了会儿,周泽楷回了消息,“行。”黄少天就发过去一溜儿字儿,“那我把航班什么的发给你啦去接我啊别被认出来了捂严实点不要搞的我也跟你脱不开身就麻烦了。”周泽楷说,“发吧。”
    但是当天黄少天头上飞机,周泽楷又过去一条消息“抱歉有事,孙翔接你。”黄少天看完,“那傻孩子接的到我吗?不是我再订酒店吗?你没出什么大事吧,你出事儿联盟的门面就砸了。”他脑子快手快一下过去了三个问题,周泽楷想回,那边又过来一条“虽然我撑门面也过得去但是老冯看不上我啊我这样的往他那就是不稳重。”周泽楷一条一条的答过去,“能。”“孙翔给你钥匙。”“不怎么要紧。”
    “行行行行我快上飞机了你给我个孙翔的联系方式到时候好找人。”周泽楷给黄少天发了一串号码过去。黄少天刚要存一下就过来一电话没备注陌生号码,他觉得那串数沾点眼熟有点莫名的接通了,“喂,谁啊,我手机也没存你这号但看着眼熟怎么回事这是,是不是你以前给过我我忘存了,还是还是我自个的错觉才看着眼熟的,要么就是你刚换的号我看着潜意识里觉得是你的号看着亲切?”
    电话那头说“没有啊,我没给过你我的号,也没换号,这我第一次打电话给你,你是不是在别处见过这个号码,时间远了说的话应该是你当时看了这个号码挺长时间,近了说你可能比较认真的扫了一眼。”
    黄少天稍微小小的吸了口气,说,“那前头那个不可能的,不是你说我有事没事盯一串号码干嘛,而且我都盯了它了还盯得挺用心用心到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的这会儿都看着亲,我干嘛不存在手机上,我没存说明这号码要么是不认识人的要么是认识但是我没想起来要的,我认识没想起来要说明我没见过这号码见过我就存了,所以这个号码一定是我不认识的人的,我不认识人的号码我看的那么上心干嘛?不存在的。”
   “存在的,就有时候你特别无聊,正赶了旁边有串号码,保洁的小广告别人给你的传单什么的,然后你就看啊,看到忘乎所以就看好几遍,随便多念几遍那个号码背背之类的。”
    黄少天恍然大悟说,“有道理是这么回事,可能吧,我无聊的时候背过这号码不过转头就忘了。看你分析的头头是道的脑子转的挺快啊。”那边有一点愉快的说:“是吧哈哈,没事儿了吧没事儿我挂啦。”黄少天也不知为何且无法抑制的愉悦了起来,“没事了,我也该上飞机了,挂了吧,改天请你吃饭。”“行。”然后孙翔就把电话挂了。
   挂完孙翔有点口渴,才想起自己为了给黄少天把事儿讲清说了挺多话的,就去倒水。他拎这杯子把瓷杯口放饮水机底下接了小半杯凉的又移到热水口兑了点热水,就把半温不凉的水往嘴里灌。喝着喝着忽然呛了起来,呛了一手腕子一下巴一脖子都是淋淋漓漓的水。咳了一会儿孙翔把杯子用力不轻的放在桌上,杯底撞上桌面闷响了一声。“操!”孙翔呲牙咧嘴的骂了一句,他在喝水的时候忽然想起他跟黄少天分析了一堆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用的狗齐烂蛋。
    对方挂完电话,手机页面回到了黄少天存联系人的页面。黄少天点保存的时候斜了一眼孙翔底下号码框里的数字,眼角有点抽抽,心里炸开一阵想要摔手机的火气炸的他刚才心里没由来的愉悦成了乌七八糟一片,“mmp有事说清楚啊,挂个屁!”他气急败坏的想着上了飞机。

有没有后续对事儿吧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