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眼的竭阳

一辈子都会像现在这么开心

国家队闲聊

        国家队刚到苏黎世休整的那几天是三餐自理的。第一天早上张新杰起了床迈着间距相等的步子,抬手匀速且耐心的敲门叫醒叶修,说,"领队,我们应该去把大家的早餐准备出来了。"叶修扒着门框死迷不瞪眼的看了他一会儿,努力的把自己散落在银河系和异次元个个角落的零零碎碎自行出尘的三魂六魄捡回了一星半点,回答说,"比赛还没开始,我有什么队好领的,所以我不是领队还,你找别人去吧。"张新杰扶了扶眼镜框,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坦坦荡荡聚精会神腰杆也挺的很直,对上精神萎靡折腰拉胯扒门框的叶修,两个人简直硬是把这个画面搞出了一点热血青年怼上吸毒贪官的意思。
      热血青年张新杰目光如炬神态镇定,吸毒贪官叶修承受不住正义的打击临危弃命随便抬手一指目光可及的另一扇房门,说,"那谁,对,就他,你找他去,我不是领队还。"然后他以同自己状态完全相反的速度关上了门,并且在对方还没有做出反应的瞬间拉开一条门缝从缝里飘出来一句,"给我买小笼包。"之后就是是堪比停尸房的寂静。张新杰静默的看着停尸房里那位生前指向的房门,洗手间 ,然后他抬手打算敲门引起诈尸。
      "早上好啊。"有人用问候阻止了这一惨剧,张新杰回头就见喻文州里在他跟前,看上去似乎刚洗漱完,张新杰说,"早上好喻队。"喻文州说,"起挺早啊,我去给大家搞点早餐你去吗?"张新杰点点头说,“叶领队说要吃小笼包。”喻文州轻轻笑了点儿,没说什么。反正第一天的早餐就这俩人拾掇的。
       第二天早上张新杰又去敲叶修的门,没敲开。张新杰似乎认定了叶修,第三天早上又准时准点连动作都不差的干了同样的事,无功而返。但是当天晚上叶修坐不住了,他费了好大的劲把散布程度犹如第一天早上张新杰叫他的时候的三魂七魄一般零散的国家队队员聚到了一起。然后一群人七仰八叉的围了茶几一圈干什么的都有,王杰希嫌黄少天烦一个劲往他手里递零食,由于后者话痨成性见效甚微,他边吃东西边毫不影响语言数量的讲话,至于是不是影响语言质量从来没人关心,两只手一只手接王杰希递过地零食一只随着他的语言即兴表演偶尔还能夹塞进一两个往嘴里送东西的动作。
      方锐听着黄少天说话滔滔不绝的跟开闸放水完了以后闸还合不下似的,说“不是我说黄少天你是不是语言调控功能失灵了。”黄少天用那只配合语言福瑞斯戴尔的手忙里抽闲的飞快的跟他比了一个顶天立地的中指,同时失灵的闸门也一点没有修好的的迹象。张佳乐拿黄少天的废话当bgm打手游,结果碰上猪队友,拼了命去打妄图扭转乾坤,无奈队友是个吃屎长大的天才,不光朽木不可雕浑身上下还有一股不知道从那个犄角旮旯的星球送过来的自信,时不时带着指点江山的大将风范发表自己看似有点道理实则狗屁不通的想法,别人不听还尥蹶子。张佳乐内外交困怎么也觉得自己这边那个死烂没出息的小公主是对面送过来的卧底。终于,在敌方和我方齐心协力的团结奋斗之下我方终于输掉了这场游戏。这游戏打的太恶心了,张佳乐翻着点白眼一手扶到周泽楷肩上随手把手机甩了出去,“小周我再也不碰手游了,真的,太他妈恶心了。”周泽楷本来歪着头听黄少天讲话,被张佳乐猛的一靠吓得激灵一下,然后组织了一会儿语言,说,“那就别碰手游了。”张佳乐觉得这句话实在不像安慰人的话,“你不意思意思安慰我一下吗?”他抬起头看周泽楷,后者实在不知所措,最后他面带微笑的跟张佳乐说,“加油。”张佳乐一脸胃疼地说,“你可真他妈帅啊,但是我不想听大男人跟我这么笑着说加油。”周泽楷掉过头去了,觉得张佳乐真鸡儿难伺候。
      孙翔坐王杰希和唐昊中间正从王杰希给黄少天堵嘴修闸的一堆零食里挑挑捡捡。张佳乐的手机咻的飞过来来揍了他一下就滑下去溜的无影无踪了,孙翔回头四下看了看然后反手就给了唐昊一巴掌,唐昊正在跟苏沐橙和楚云秀讨论上午看的电视剧的剧情,“这个时候我要是男主我操孙翔你丫癫痫吗?!”孙翔怒目圆睁,“我今天跟你说过对隔壁那条狗客气点,咬了有狂犬病,你怎么就不听啊!”唐昊拿眼瞪他,“你不乱咬人我能串上病吗?”王杰希听着这个对话眼角抽抽,疯狂往黄少天手里塞零食,黄少天接不过来嘴上忙里抽闲的说,“王大眼你慢点,着急啊你这么?”   又扭着头抻着脖子隔着他看孙翔和唐昊,“不是这俩怎么又劈里啪啦的炸开了,不是昨天才勾肩搭背的,这会怎么又急眼了啊?”苏沐橙扒拉一下唐昊的肩,“别闹了,怎么回事儿啊?”楚云秀白眼翻得都快回不来,“这两个人就不能好好说话。”肖时钦说,“别管他俩了,我是说真的。”
       李轩拍了拍周泽楷说,“你看他们两个又打起来了。”周泽楷淡定的不行也没什么反应就说,“一会儿,就停。”李轩就隔着周泽楷拍了拍张佳乐说,“你看他俩又打起来了。”张佳乐闭着眼睛见过大风大浪的淡定,张口回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方锐眼里看着孙翔和唐昊折腾嘴里接了句,“你这话用的不对。”李轩顺着方锐的话说,“这话是说长辈教训小孩子的。”“我可谢谢两位的谆谆教诲哈。”他现在不想再讲话了,方锐循循善诱语重心长的扯着淡,“那个念哼哼教诲。”张佳乐真的不想说话了。方锐看他不讲话就不去招他了也,跟李轩打了个手势,后者就把头探了过来。方锐事儿似得跟他声音不小的还毫无意义的遮了一只手说,“你知道为什么他俩打起来吗?”李轩困惑,“你知道?”方锐意思意思压了点音说,“我看见啦!是张佳乐挑起来的!他用手机揍孙翔,然后孙翔去打唐昊。”张佳乐觉得自己眉边上的筋好像是跳了跳,他努力的压了一下,方锐说,“他知道唐昊跟孙翔上午就吵架,居心匿测。”他们两个中间隔着两个人明目张胆开诚布公的开小会。周泽楷听着心想,国家队可真他妈都是人才。张佳乐心说什么狗屁玩意还他妈居心匿测,虽然是叵字儿,但好歹还认识个匿字儿,孙翔和唐昊上午在哪吵的架他知道个球啊。张佳乐眉毛边上的筋跳的更厉害了,压不住,“方锐你闭嘴吧你。”
      “唉方锐你说什么了,王大眼你别给我了我不吃了,吃不下了吃的我恶心,队长你吃这个,孙翔你不能那么打你那么打就不对,这个东西你别吃了我给我队长了,不是轩哥方锐跟你讲什么了乐乐让他闭嘴,卧槽张佳乐你别瞪我吓死我了跟诈尸似的吓得我差点吐了知道吗有病吧你。”黄少天有条不紊的四方兼顾,临了还知道自己拿桌上的水喝口。王杰希拿大小眼看向喻文州,“你不管管,不怕闸坏了里面一直跑水把人淹死吗?”喻文州显然不怕或者他已经习惯了水淹陈塘关地浩浩汤汤,他还装傻,说,“少天,喝慢点。”王杰希面无表情的扭着身子把黄少天从自己这儿拿到喻文州边上的零食拿回来,“你看你装孙翔装的太像了。”他拿到零食顺手就给孙翔,孙翔跟唐昊正在针锋相对狮虎斗幼儿园对掐绿豆王八打架狗咬狗中间忽然就迅如疾风的被夹进来一群零食,相对茫然。孙翔回头看王杰希,唐昊也跟着看看王杰希。王杰希忽然被两个人盯着,拿出了平定河山的气场说,“吃吧。”孙翔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这是个什么操作,劝架吗?唐昊在他边上说,“二翔,姓大的几个意思啊?”孙翔听完之后觉得有人跟自己看法一样,就理直气壮起来,为了不显示出自己没看懂对方行为的想法,就直眉楞眼的说,“你傻逼吗?”王杰希想打他,楚云秀笑的都快死了,“大眼儿,你别给他这些,你应该给他六个核桃。”苏沐橙也笑,“孙翔你为什么骂他啊?”肖时钦接了下茬说,“你可别问他,他自己也不知道。”孙翔一边看着零食升起点无名火,又烦躁的不知所措就一股脑把零食都塞给唐昊,语气不善的说,“你拿走吧!”唐昊跟孙翔打仗的热血刚被莫名其妙的事态发展泼凉,又被对方转手定时炸弹一般的塞了一怀的杂八玩意儿,他看了看那些东西,不想吃,甚至本能的觉得那不是能吃的,于是就转手给了苏沐橙,“你和楚云秀吃吧。”
       张新杰坐在叶修边上,叶修抽着烟神游,不想搭理这批人才。张新杰跟他说,“领队我觉得再这样下去会产生更多无意义的时间浪费。”叶修忽忽悠悠吐出点白烟来,他罩在里头活像个跳大神跳不动了换了个把戏糊弄人的江湖骗子,“哎呀,不着急,玩会儿玩儿。”张新杰推了下眼镜说,“因为这个会是你要临时开的所以我把计划中原本这个时间段进行的活动改成了会议,现在距离我下一个活动还有不到十分钟。”肖时钦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跟他喊了句,“唉,叶队你不是说找大家有事儿吗?”黄少天听见后迅速把嘴里的话说完换话题,“唉对啊老叶,你干嘛啊找大家一块还非要齐了什么事啊,大半天孙翔和唐昊仗都打了一场了就见你在那死迷不瞪眼的装大仙了也没说出点什么所以然来,你叫大家来干嘛啊?”叶修按下烟头,像模像样的咳了两声,“都别闹了哈。”一干七仰八叉的人民群众都维持着七仰八叉的姿势看向他。叶修就人儿似的扫了一眼广大群众,说“我觉得早饭的事儿该解决一下。”黄少天说,“唉英雄所见略同啊,今天早上那个什么玩意儿太难吃了点吧还是凉的。。。。”方锐两边嘴角往下撇,说“二少爷,您下午一点起床还想着早上七点半回来的早餐会自个把自个热热啊?”
        叶修不给黄少天接茬的机会前后脚的就开了口,“等会儿说别的,我把正事儿讲完先。就早饭大家都得吃是吧,一大群人早饭不好搞啊,总不能每天让人新杰去拾掇啊,来吧都想个法儿。”王杰希回道,“排着号轮一圈不就得了。”肖时钦说,“我觉得行。”叶修一点头,“哥这儿觉得也行,”他冲众人说,“剩下的各位呢?”喻文州说,“我觉得两个人吧,大家人挺多的,一个人比较困难。”“对啊对啊,这一大家子多的要死人多的不行两个人两个人的排下去吧这样也有个照应什么的。我就跟队长一组好啦。”黄少天就仰到沙发上了,王杰希俩手耷拉在膝盖上,“顺位你跟喻文州排不到一块,他跟叶修一块。”黄少天刚要说话叶修一摆手,“别介,大眼儿,你这话不对,哥不跟你们一块拾掇早饭跳过我排吧。”孙翔抻着脖子就嚷,“卧槽凭什么啊。”“哥是领队,管事儿不干事儿成吧。”张新杰扶了扶眼睛框子,前两天早上扒门框振振有词的把领队职位扔到河外星系的那位,今天又用自个脸皮搭了个桥儿直通到浩瀚星河把这个便宜职位领回来了。
      “那我他妈不就跟王大眼儿排一块儿了啊我日,愉快吗大眼儿跟我一块,来来来把你大的那个眼眯一点儿跟我对视看着我的眼睛说你愉不。。。”黄少天掉过头去看王杰希,后者抬手糊住他的脸硬是把他的的头糊了回去,“不愉快,你不起床。”黄少天愤然拍下他的手臂,“不愉快死,死!你干嘛不愉快哈?我不起床怎么了一日队友百日恩你帮着点怎么了你这个十里八乡的妇女之友老中医。”王杰希脸有点黑,口气淡淡的说“一日队友百日恩,可以,闭嘴吧你。”“你们按着点黄少天。”黄少天看着要动手似的,肖时钦就说。张佳乐扑棱扑棱手,“算了天哥,算了算了。”黄少天咬牙切齿,“我今天要在王杰希的腿上刻下'队友'两个字!”楚云秀斜着眼看他,“你现在不像刻字儿的,像是要把他腿上咬出坑的。”
       唐昊拍了孙翔一下,孙翔不耐道,“干嘛!”唐昊皱着眉说,“顺下来咱俩一组了啊。”孙翔语气不善,“你还不乐意吗?”苏沐橙笑着说,“你俩出道吧。”黄少天没去咬王杰希,也没刻字儿,弯腰在王杰希脚边放到箱子里翻了下,抬起头来朝孙翔和唐昊扔了两瓶六个核桃,“魔法少男杰西王的宝藏,喝了你俩三天就能出道,五天挂上微博热搜,七天红遍祖国大江南北,十天爪哇国的老黑奴都抱着你们的海报,半个月这个宇宙中的各种杂八玩意只要是活的都知道你们,二十天全宇宙只要喘气儿的都是你们的粉丝。”孙翔听着这话不像好话,“爪哇国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有老黑奴啊。”黄少天瞎bb把人带坑里还极不负责道,“爪哇国就是种瓜的国家啦,人家国王写国家名的时候脑子一抖忘了给爪加一点又懒,就成这样了。”唐昊接上去,“老黑奴呢。”黄少天接着胡诌,“黑人种西瓜甜,他们就去绑人家黑人来种西瓜。”方锐暗里跟黄少天比了个大拇指。张新杰看向叶修,“领队事情商量完了,我先走了。”叶修刚又叼上烟,说,“成,你忙。”
       楚云秀手机响了一下,她低头一看,追剧提醒,“沐橙我们上去看剧吧,在这也没意思了。”苏沐橙就一点头,“行啊,”又看见一边吞云吐雾的叶修,想起点什么,“唉,叶修你也上去吧我白天出去玩给你带了件外套,你试试去。”叶修就仙气缭绕的站起来,“走吧。”方锐边上幽幽的开口道,“叶修这个人啊,穿什么都有种流浪汉丝带儿。”叶修稍微咂了咂舌,一只手推了方锐的头一下,“闭嘴吧你个废物点心。”


  
就这群人刚到苏黎世头比赛开始不到一个月在联盟租下的别墅休整

还没完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