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眼的竭阳

一辈子都会像现在这么开心

国家队闲闹

接前头那篇

       李轩忽然就想起件事儿,“怪的不行,今天我碰见咱们房东的时候他看着我的表情不太一样。”张佳乐说,“哎呀,别了吧他不都结婚了吗?”李轩扑棱棱的摆手,“不是那个,他表情看着,好像是有点畏惧和郑重还隐隐有一点佩服?”人走了几个宽敞了黄少天就把自个摊开了,“什么玩意儿,那个家伙都快两米了看着厉害的不行似的,畏惧郑重?你眼瘸了还是你背后有个坟啊。”王杰希看了眼孙翔和唐昊,“今天上午,这俩,在院里为了房东的狗吵起来了,给人家看见了,连划带说把这俩拉开了。”“不是,房东的狗有什么好吵的,看上了?”方锐看向两人,孙翔一撇嘴,“死。我说房东养的俩狗真壮啊,唐昊说他能打十个。”王杰希面无表情,“然后孙翔说不信,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个逻辑就吵起来了。”肖时钦疑惑,“你知道这么清楚?”喻文州笑着说,“他在现场。”唐昊说,“昂,他边上站着呢。”“你边上站着干嘛啊不拉拉人也,在屋里看他俩吵架围着看也没事,去外面不丢人吗,给房东看见了吧,你看你不懂事呢那么。”黄少天就说上了,王杰希没反驳,“对,这锅我背,我不应该在外面看戏,我应该把他俩拽进屋再看。”
      方锐眉头一皱,“是不是人家房东听懂了唐昊说能打十个,信了,然后那么看李轩啊。”肖时钦说,“兴许呢,明天唐昊去房东面前晃晃,看他什么表情。”黄少天说,“对啊,唐昊你去试试,他要是露出来十分郑重崇拜的表情你就把你的名儿上下一拆解释给他听看他给不给你跪,不跪你就说跟他打架你要打他十个完了以后让王杰希和叶修上。”周泽楷忽然恍然大悟似的,开了口,“不是。”张佳乐一激灵,“哎呦,男神你忽然开口吓我一下。”孙翔直眉楞眼的说,“不是,那是不是房东看上你了所以要跟我们队友献殷勤啊。”李轩居然说,“小周这长相,可能。”方锐跟着说,“就是,这比看上你靠谱多了。”周泽楷急得不行,愣是憋出句话,“”不是我,黄少天。”
       所有人都静默了下来,震惊的看着黄少天愣是被刚喝的果汁呛了一嗓子剧烈的咳起来,喻文州甚至震惊到忘了帮他顺气。人民群众从gif变成jpg有那么几秒,方锐才颤巍巍的说,“天儿啊,刚才啊,我们都是磕牙打屁啊,但是楷楷小周周队他不开玩笑的啊。”张佳乐跟着一唱三叹道,“我的天儿啊,我这天儿容琦貌丽,却未想过去插足别人的家庭啊,这祸事就落到你身上了。”黄少天也管不上张佳乐说的是不是人话了,他也吓得不轻,喻文州反应过来帮他抽了几张纸,黄少天擦了擦嘴,惊魂未定道,“不是怎么回事儿啊,我怎么不知道啊,那个家伙,真的假的别吧,我这一柱擎天的,我看他也不像啊怎么就成了水路十八弯了。天啊太恐怖了,不行队长我得订机票,我不打比赛了,我我我我回去把老韩换过来,你们一定拿冠军为国争光。大眼我不能陪你准备早饭了,乐乐我不能跟你玩手游了,我得回去。”喻文州拍拍黄少天的背说,“少天你冷静一下。”
      周泽楷恨死自己开口说话了,说一句就得连下去,他还以为黄少天会记起来,他边懊恼不已边急得不行边组织语言,就在这是肖时钦忽然一拍手,“唉我想起来了,黄少天你别急了,没事。”众人都转头看向他,“你记不记得今天中午的时候房东来这儿你跟他扯了一会儿。当时小周就在你边上,但是就是听没说话。”黄少天想了一下,放了心,“对对对,他说想去中国玩,完了以后来问我们一些问题,你们都不在当时,就周泽楷在我边上,跟他交流可费劲了,不过还行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语言不同难不倒我”周泽楷不紧张了,呼出口气来。眼看黄少天又要不知道把话题跑到哪去,李轩问,“你跟他说什么了他那么看着我?”黄少天皱着眉看过去,“当然是我太知识渊博让他心生敬意啊还能是什么,不信我明儿去他跟前晃晃,他肯定五体投地。”王杰希不懈的冷哼一声,“肖时钦他说什么了?”肖时钦无奈的笑了一下,“我就下去路过接水,听见人家问他中国人是不是都会功夫,黄少天就说yesyes连划带比搞了半天人家听的云里雾里的。”
      方锐懵逼了一下,“功夫?”张佳乐说,“对对对,我会我会功夫。”然后两臂一抬,白鹤亮翅拍到了李轩脸上。孙翔说,“我也会!黑虎掏心!”他一手做爪只取唐昊心口,唐昊念了一个诀双手结伽,“金钟罩!”黄少天说,“唉对,你们都别露陷哈,队长是中原第一术士,然后方锐你是江洋大盗,周泽楷你是唐门的,然后王杰希是魔头,张佳乐你是修道的,李轩你是个刀客,唐昊和孙翔是丐帮的没头脑和不高兴,肖时钦你是机关师,我是风流倜傥闻名天下潇洒之极侠肝义胆的游侠邻村小翠山下秀兰都喜欢我,你们记住了没?”
     众人面面相觑,王杰希面无表情,“我不管我不当魔头。”黄少天不爽,“事儿多不多你我昨天那么长时间跟房东解释半天才把这套身份理清你现在不干了不行不行。”王杰希冷着脸,“我不当魔头。”黄少天烦恼了一会儿不耐道,“那你就自己解释说你改邪归正迷途知返悬崖勒马,记得说是我劝的你然后你现在是一个蓄发和尚,昂,为了不露馅明天你的肉就给我吃好了,反正我助你回归正道又恩于你吃你点肉免得你心里过不去。”王杰希脸色不太好看,“明明你们蓝雨没有姑娘!”喻文州笑道,“不,杰西,我们现在都是队友了,旧事就不再提了吧。”黄少天起哄,“就是就是,略略略略略略。”
       方锐问了,“我江洋大盗?劫富济贫不济贫?”黄少天手一挥,“不济,都上交给叶修那个混蛋了,他是正经八百的幕后黑手是魔头他爹,不过现在没有魔头了他就是魔头了,我总有一天会在一个下着大雨或者大雪的夜里把他杀了,一箭穿心剑定天下。”说着他抬手挽了一个剑花,恍若听见了一声清朗的剑啸,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来,接着道,“然后你们奉我为武林盟主皆以我马首是瞻,而我毫不留恋的拒绝孑然离去浪迹天涯。”张佳乐干笑两声,“好一段快意恩仇的江湖恩怨啊。”“不写书瞎了你了都。”方锐反着点白眼。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黄少天正往外掏手机,听见这话头也不抬只说,“巧了我也这么觉得,这不是正往外拿手机先立个文案铺个大纲什么的,唉,队长你跟我一块写吧给我休正休正什么的。对了唐昊你明天不要说要打狗了啊,明天那个房东见到你那么干不会再拉你的,他想看我们施展武功,我告诉他我们江湖中人从来不在圈外人面前现威,不能把外头的人牵扯进来的啊,牵扯进来我摇不了你的哦。”“靠,关我屁事。”唐昊撇斜黄少天一眼,肖时钦打了个拱,“黄大侠毅然有武林盟主的风范了啊!”黄少天说,“不不不我不当,你们说的什么盟主啦大侠啦没兴趣的,我就是泊名淡利嘛,你们也都知道哈我是个什么人,就这些东西没兴趣都太俗了,我跟你们好好讲啊,我真的就不喜欢这些东西啊,钱啦名啦什么盟不盟主的都太俗。”
        孙翔还把他的话听进去了,“唉,不对啊,黄少天你不是要杀了叶修才被尊为武林盟主什么的吗?”王杰希冷笑道,“你现在不过是个籍籍无名的小剑客连个浪得虚名都没有。”李轩也说,“对啊你要先杀叶修。”黄少天振振有词,“你们不懂啊,时机未到,我要在一个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或者风狂雪暴的夜里杀他的,还要再屋顶杀他,朔月当空雷鸣电闪大雪纷飞,我的剑被雨水冲的雪亮或者结了霜,剑光凌凌武器相接锵然有声,几番招式走下来我一剑刺穿他的心口,冲他冷笑一下抽出剑来。”他虚空里做了个抽剑的动作,“呲呲,血就飚出来了,溅到了我俊美的脸上,而我面无表情的甩掉剑上的血,归鞘,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还面无表情看上去入戏了,张佳乐伸手假装推了推面前不存在的剑刃,“帅啊黄少,把剑收了吧,血都飚我脸上了。”黄少天轻笑一声收了“剑”。
       王杰希觉得他扯了一个正经八百且气势恢宏的淡,“朔月当空还要夜雨,黄少天你真是个人才啊。”喻文州抬手拍了拍黄少天的背,“少天你先坐下,就雨天吧雨天杀他,雪天就算了。”王杰希说,“对啊就你看见雪的那个德行。”他话音刚落外头就炸开似的一道雷响,满堂寂然,渐渐的有风声愈响,唐昊咬着一盒酸奶的管子,“不会要下雨了吧。”没人回话,接着就听见外头越来越大的雨声。黄少天刚被喻文州哄坐下又倏然起立,他一双眼睛就亮着映这灯光熠熠生辉,“天意!”方锐拿起一盒酸奶,“豪情万丈是个好汉,我敬你!”张佳乐道,“此去万事小心,那个魔头倒不是善茬!”周泽楷郑重的跟他抱了抱拳,孙翔严肃道,“去吧,我替你收那人的尸。”李轩开口和着雨声吟唱道“长亭外,古道边。”肖时钦跟上“芳草碧连天。”“你们唱的难听死了!”唐昊没让别人接上去。王杰希不爽黄少天让他当完叶修的魔头儿子又当和尚让于是公然欺师灭祖,凉凉的说“你去啊,回来武林盟主就你的了。”黄少天看一眼众人,“我的目的不是武林盟主,是你们让我当,然后我拒绝。”
        喻文州抬了头问他,“去哪打啊?”黄少天说,“房子外房顶上风雨中朔月下!杀个痛快!”方锐切切到,“大侠!梯子可要?”黄少天平静回道,“不必了,我有轻功再身,区区别墅不成问题。”“大侠慢走,恕不远送!”张佳乐语气真挚。黄少天,“嗯!”了一声,深深地看了诸位英豪,“我去了!”于是他往二楼走去。人民群众看着他消失在楼梯转角,安静的等了一会儿,不见人也不闻响声。方锐困惑,“不是死了活了好歹有个音儿啊?”王杰希回道,“说上房顶打,屋里犯不着死了活了的。”孙翔说,“唉万一在上头就动手了呢?”张佳乐说,“唉二翔说的有理儿上去看看吧,别在错过什么。”刚要动,肖时钦就开口,“且慢,有动静。”
       接着就咕咚连天的听见些个动静,然后楼梯黄少天扒着叶修叶修扒着栏杆出现在了楼梯转角,“卧槽黄少天你丫神经病啊,大雨天的蹿房顶?”“不光蹿房顶!”“你丫还不光想窜房顶,赏月啊,少侠好雅兴啊,我叶大魔头就一俗人经不起!”“今晚恩恩怨怨一并结了吧!”“结什么结啊?别闹了二少爷我们接着纠缠纠缠或者换个不下雨的天儿结成不成啊?”叶修看到底下一众人民群众,“卧槽你们动动啊,王杰希你丫分什么爆米花儿啊!喻文州你家二少爷你不管管啊?!”楚云秀拉开窗帘,“这么热闹?”  王杰希抬头说,“是挺热闹,看会儿?”楚云秀笑了笑,“是得看会儿哈,沐橙来来来。”王杰希咻的扔上去包爆米花。叶修看着苏沐橙也来看了,“唉,沐橙来跟哥搭把手。”“叶修今晚虽是我替中原武林报仇但此战只是你我之间的事你别想拉上别人!”   
        国家队队员就冷眼旁观看着自家的领队被二五仔队员抻到了门口,叶修说,“黄少天就今儿这事儿,以后早餐你包。不是我说那边的那群真就看着啊?我领队呢。”苏沐橙说了句,“快出去了,行了吧,外面雨大的很啊。”喻文州说,“少天别出去了,会感冒的。”黄少天说,“队长不必担心,我自幼习武体格强健!”叶修说,“可我虚啊,我童年瞎闹少年熬夜青年熬夜抽烟,我虚啊,你放了我成不,二少爷!”孙翔拍案而起义愤填膺,“身体虚弱的魔头就不是坏人了吗?凭什么放了你!”方锐小声说,“闹着玩别太真翔哥算了算了!”转眼就也义愤填膺道“对啊!你这魔头!凭什么放你!”张佳乐说,“今日黄少侠便是除害!”就一群架秧子起哄的。
       黄少天腾出一只拽着叶修的手去拧门把,肖时钦才有点急,“别闹了别闹了,外面雨还没停。”喻文州站起来上前,“行了行了雨再给吹进来。”张佳乐摆摆手说,“算了天哥算了。”一群人闹哄哄的上前乌央乌央的折腾了一会儿,忽然一个冷静却包含着不易察觉愤怒情绪在里面的声音响起。
       张新杰说,“睡觉时间了,安静。”


没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