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眼的竭阳

一辈子都会像现在这么开心

黄少天的口腔溃疡


国家队提前半个月到达苏黎世,住在官方提供的小别墅里。 

    黄少天三寸不烂之舌上长了溃疡,痛的茶饭不思沉默寡言。就整天死盯着键盘和屏幕手底下的操作仍是行云流水面上却是的怀疑人生。
    黄少天看着叶修,表情沉痛且震惊,沉痛且震惊这自己讲话会痛的事实。叶修挂了无师自通的着葛优摊同款表情叼着根烟就坐他对面,俩人就隔了一桌子,他拿开烟,仙气缭绕的吐了口白烟,忽忽悠悠的说,“少烦啊,你这是话太多烂嘴了。”黄少天烦他,飞快地朝他竖着一根顶天立地的中指要走开,他脑子转的十分不慢飞快地明白自己的手语量不足以与叶修为敌,就算可以与之一战,对面那个叼烟九块九同款葛优表情的老混蛋也不可能看懂他修长的双手动作优美迅速干练的手语。
   黄少天这样想着立起来抻开椅子就要走,叶修没留他,“你去找沐橙哪里拿点药她那儿应该有。”黄少天听完浑身一僵,就那个药,粉末状,擦在溃疡上疼的跟小刀刮舌头上的皮似的还催出许许多多的口水。回想起恐怖如斯的药,黄少天回头想十分气势的瞪视叶修一眼,结果就舌头一阵疼,刚回过头去还没瞪就表情管理系统失控窜出来长达五秒钟的表情包。叶修震惊的看着对方,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是被后者生前的垃圾话烦瞎了,其实他这么想就已经证明了人在极端震惊的情况下产生一些不可理喻的想法,就比如人体器官不可能实现客观意义上的通感黄少天的垃圾话不会把他的眼弄瞎,然后把他眼睛烦到出故障的话唠本唠也没有死。
    叶修说,“表情包真人pk吗?二少爷?”黄少天呲牙咧嘴的翻了个白眼,孙翔忽然说,“牛逼!”他站在距离两个人所在桌子两三米的距离,那有一窗户,采光好于是他来这儿面朝阳光的自拍,结果转眼就看见黄少天做表情包,孙翔在震惊的同时也充分发挥的职业选手的手速瞬间完成视频录制记录美好生活并还打算把这个长达三秒的“美好生活”做成gif进而践行社会主义社会应作为整体共同支配资源的理念将该资源开诚布公供广大人民群众利用支配。
    黄少天对自己神乎其技操作出来的面部表情已经成为人民群众所共同拥有的财富和内定了今年年度刷屏表情包两件光荣伟大的事情毫不知情,他端了一副鼻孔怼人的傲慢劲儿翻了个白眼,走了。孙翔调了调角度给自个拍了几张照片后觉得还缺点东西,就叫,“叶秋,叶秋。”叶修叼着烟斜着眼看他,也不说句话,死鱼似的。孙翔气得慌,“你耳朵给黄少天的表情闪瞎了吗?”孙翔,羊习习,平日里不好怼人,究其原因可一言蔽之,脑回路清奇怼不到点。本身处轮回战队,气氛和谐无聒噪者无流氓者,近日随国家队乌七八糟一干阿猫阿狗开始怼人,在让人沉痛的认识到国家队是一个大染缸的事实的同时也让我们认识到孙翔虽然开始怼人,但仍然时刻保持着其清奇的脑回路。
   叶修就沿了孙翔这条脑回路和自己刚开始被黄少天震惊到通感的脑回路往下接,装傻的回了句,“你说什么,我没看见,你再说一遍。”孙翔说,“哈哈哈哈哈哈,叶秋,你语法不对!”叶修无奈,恨铁不成钢的想去把孙翔曲溜拐弯的脑回路敲正,又眼含无限悲哀与慈祥的看着孙翔说,“唉...算了...哥跟一个这样的孩子较什么劲呢?”孙翔说,“还能正经说会儿话儿吗你。”孙翔让叶修就这窗户外头的风景和照进屋里的阳光给他照一相,然后他微微坐窗台侧过脸给镜头一个逆光的侧脸剪影。
   叶修拿着孙翔的手机转了好几下,说,“看镜头别东看猴子西看燕的行不行。”孙翔摆着姿势没动,“就这么拍,这么着高级。”“胡卖眼高级了还。”叶修给他照了。孙翔拿着手机上了二楼,看见职业群里挺多消息点进去看,然后就看见黄少天刷屏,稀里哗啦的开了废话的闸往群里头灌水滔滔不绝把所有人的痕迹全部湮没在废话浪涛里。
    然后韩文清把他禁言了,说,“闭嘴。”张佳乐说,“大快人心。”远在大洋彼端的卢瀚文说,“黄少今天怎么了😱”叶修打了一串字儿说,“您家二少爷今天溃疡讲不出话,来群里过过瘾。”就一点字儿,黄少天都隔了屏幕脑补出了叶修叼着烟斜着眼忽忽悠悠说话的欠揍样。张佳乐又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把这孩子憋死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啊哈哈哈哈哈怎么这么好笑!”楚云秀说,“可怜见儿的,他溃疡都长成那样了你们一个个还不给他讲话,真都没有恻隐之心的吗。”叶修说,“哪姐姐,我给您把他放出来还是怎么着?”楚云秀说,“沐橙有药来的我记着。”王杰希说,“他现在这样挺好了,安生。”张佳乐,“众望所归?”方锐,“黄少天都成黄泽楷了。”苏沐橙说,“就昨天我帮他上药,疼的他就差撞墙了,也指望不上再给他用了,就今天我招呼他他就躲我。”喻文州说,“一会儿再见他我给他上。”
    黄少天觉得众叛亲离私给叶修让他解禁。叶修没回他,黄少天嫌他装死,邦当邦当的窜下楼找叶修。到楼梯口,叶修看见他了,说,“二少爷停那,就那,别动了,我可不真人pk。”唐昊跟苏沐橙坐沙发上看剧,也不知道怎么看进去的,听见这话就问了,“干嘛叫他二少爷啊?因为他二吗?”黄少天无限绝望的看着他,卧槽,唐昊都怼人了,日子没法过了。“唉唉唉,别这么看我,吓得慌。”苏沐橙说,“黄少天,一会儿喻文州回来你就能上药了了。”黄少天更绝望了,他就安安静静的蹲在了楼梯口眼神涣散带着行将就木的释然。唐昊笑的一抽一抽的跟大白鹅似的,“你啊看他那样,都快飞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看见黄少天端了一副人之将死的架在楼梯阶上坐了下来一张脸怎么看怎么像遗像,叶修在感叹情绪能把人影响成黑白色的同时也觉得黄少天要抑郁,就给他解了群里的禁言,叫了一句,“二少爷?”黄少天一脸佛像的转脸看他十分安详的嗯了个声儿。叶修说,“我给你解禁了,别瞎闹别刷屏。”
    然后他看着黄少天用疯狂动物里那个水獭般的速度拿出来手机,继而用普度众生的气势打字,然后叶修低头看屏幕,黄少天发了条,“虎落平阳被犬欺。”叶修看热闹嫌事儿小的说,“唐昊黄少天在群里骂你。”唐昊边掏手机惊恐的说,“卧槽,黄少天你们信佛的不能骂人的,知道吗。”然后他打开手机看见卢瀚文挨着黄少天的那句话接了句,“饿死的鸭子不如鸡。”苏沐橙看了眼唐昊的屏幕笑着说,“太好玩了吧,黄少天小卢以前是个写诗的还是rapper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杰希在卢瀚文地下说,“蓝雨药丸。”
    张佳乐“哈哈哈哈好玩,有更好玩的,你们都快去看孙翔的微博,赶紧的快点。”于是人民群众奔赴微博,而黄少天却说,“小卢你怎么能这样?在外人面前我们要拧成一个绳否则会被人乘虚而入的,而且我今天特难过你这么做太不好了真的我难过的不行,唉这个群真是个是非之地不该把你拉进来的看看你都没有以前善良了。”卢瀚文:“[委屈jpg.]黄少我错了我就是顺口。”唐昊说,“你刚才是不是顺口把我也骂进去了?”卢瀚文,“原来我另一个骂的是你啊。”张佳乐,“卧槽,你们还在这儿聊天,出了多大的事儿你们知道吗,赶紧去啊孙翔微博!!”
    孙翔发了三张照片,一张临窗的自拍,外头的光透了玻璃就铺在他脸上。一张全身背临窗,逆着光,稍有点剪影的意思。然后第三张是动图,黄少天的动图,一串3秒钟无缝衔接每一帧截下来都可以做斗图大招的动图。张佳乐在微博底下迅速艾特了全世界,临了补了句,自己看。 叶修:哥看的直播。方锐:牛逼👏牛逼,学不来学不来。楚云秀:广州表情包小王子?
    卢瀚文手速炸裂嵌了字还嵌了好几组发在微博:资源共享。底下一干人马回复抱图多谢。王杰希也跟的队形,末了打了个括弧艾特了喻文州和黄少天说:我看不到蓝雨的未来。
    太他妈过分了,黄少天想,他活到现在都没想过自已的形象会栽孙翔这个在商讨要事的会上三秒钟给人起出一个外号的二逼上。然后他翻脸了,他就也发微博了。黄少天的微博上说:都已成年不拖不欠。挂了条一分来钟的视频,里头是孙翔抱着椅子腿儿翻着白眼鬼哭狼嚎的唱,“不是哥哥不爱你,因为哥是农村滴,嗝...”有人说,“孙翔,你别唱了。”孙翔说,“一年的收入都养不起自己哪里还顾得上你。”
    后来两个人就都开始不拖不欠了,而联盟里一群吃瓜的混蛋还为这两个人互黑提供素材。“唉唉唉,习习我这儿有黄少天飞机上睡着的时候的照片,还流口水。”“二少爷,你忘了孙翔迷路跟人问路说拼音的事了吗?”因为这群人的搅和,wb上乌烟瘴气狗七烂蛋一片乱战。后来这事儿从黄少天那戛然而止的哑火儿了。
    因为喻文州回来了,他回来的时候也没看微博,除了放下买来的东西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召集在别墅内的国家队选手给黄少天上药。

评论

热度(19)